Uncategorized

CleanShot 2023 08 18 at 06.50.39@2x

Galena Biopharma: 一个对经典的 “炒作然后抛售” 策略的改变

Galena 是一家开发靶向抗癌药物的生物制药公司. 本案最初是一个相当典型的“炒作然后抛 售”的情况,推广者利用博客和数字媒体赞美低价、低交易量的股票,以便在抛售股票之 前推高股价,然后停止宣传。他们从中获利,然后股价崩溃,让在推广期间购买的投资者 陷入袋中。然而,这个案件很快变得更加复杂,并且转向适用法律的细微之处。 原告(投资者)声称 Galena 的高管(被告)执行了一个哄抬股价的计划,具体表现为: a.) 雇用一家宣传公司,以虚假的化名在各种网站和留言板上发表看涨文章,以提高 Galena 的股价;b.)未按《证券法》要求向投资大众披露这些文章是付费推广;c.) ) 随后将 他们个人持有的股票以虚高的股价卖出,赚取了超过 1600 万美元的收益。相反,Galena 召集了一个由两名董事会成员和外部顾问组成的特别委员会,研究了与这些指控相关的约 14 万份文件,并在一份特别委员会报告中得出结论,没有证据表明 Galena 内部的任何人 在与付费推广文章相关的情况下实际上犯有欺诈行为,也没有证据表明推广文章对 Galena 股票的价格产生了实质性影响。然而,原告审查了同样的文件,发现了特别委员 会遗漏的不一致之处和其他问题,这些问题表明,其他内部人士实际上犯下了欺诈行为, 促销文章确实对 Galena 股票的价格产生了重大影响。 因此,在这个案件中,原告和 Galena 特别委员会都阅读了同样的具体文件,但得出了完 全不同的结论。 原告主张要求他们证明 Galena 曾经做出陈述。美国最高法院已经裁定,通常发表陈述的 人就是传递陈述的人。因此,在实际操作中,推广者而不是 Galena 是原告可以追究责任 的发言者 – 实际上,这正是不同法院在几周前所做出的裁决。看起来非常明确……但实际 上并不完全是这样。 原告使法院相信,由于 Galena 及其高管密切控制了推广,他们对推广拥有最终权力,因 此他们是可以为推广中的虚假陈述负责的发言人。 和解- 在一名前美国地区法官历时六个月的两次调解中,双方进行了艰苦的谈判,并保持了一定 的距离,最终罗森律师事务所代表原告与 Galena 公司的高管和董事达成了和解。法院驳 回 Galena […]

Galena Biopharma: 一个对经典的 “炒作然后抛售” 策略的改变 Read More »

CleanShot 2023 08 18 at 06.50.39@2x

菲亚特克莱斯勒欺骗排放测试和投资者

罗森律师事务所(Rosen Law Firm)为购买汽车巨头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(FCA)股票的 投资者挽回了数百万美元,这些投资者在市场意识到 FCA 在柴油排放测试方面作弊并未 遵守安全法规时遭受损失。这是企业隐瞒相关负面信息,向国民发表虚假、误导性陈述的 典型事例。对这些负面信息的隐瞒人为地提高了公司的股价。然而,这些负面信息最终会 泄漏到市场,导致公司的股价下降,损害股东利益。 原告(投资者)声称 FCA 在公开声明中对其在美国和其他地方遵守监管要求的情况进行 了虚假陈述并遗漏了重要事实。具体而言,原告声称 FCA a.) 在其柴油车辆中使用隐藏软 件来通过排放测试;并且 b.) 未完成 23 次召回,影响 1100 万辆汽车,未能达到联邦安全 标准。尽管存在这些违规行为,FCA 在多次证券申报中虚假地声称其“‘在公司设施和产品 方面基本符合相关全球监管要求。’” FCA 声明的明显不准确始于 2015 年。当时,FCA 与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 (NHSTA)达成了一份同意令,承认违反了《安全法》。然后,在 2017 年 5 月,美国司 法部(DOJ)和环境保护署(EPA)对 FCA 提起诉讼,指控 FCA 的车辆在排放测试中作 弊,声称 FCA 的车辆向空气中排放了违法水平的氮氧化物(NOx)。随着投资者开始了解 真相,以及有关被告欺诈的详细信息逐渐流出,FCA 的股价出现了六次大幅下跌,每次 平均跌幅为 6.1%。正如美国司法部和美国环保署对 FCA 采取行动以执行联邦法规一样, 罗森律师事务所同时对 FCA 提起诉讼,以弥补投资者的损失,并阻止未来发生此类不法 行为。 在皮尔尼克诉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一案中,罗森律师事务所为那些在班级期间以

菲亚特克莱斯勒欺骗排放测试和投资者 Read More »

滚动至顶部